米虫才怪

一本正经的给诸位讲个笑话,这个笑话是这么说的:我

一年里我到底经历了什么……?

“快下来!死亡不能解决任何问题!”
“傻逼啊!死亡本身就是任何问题的解决方案好吗!”
咚!

突然感觉轻飘飘的,想和你说说话,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,但是就是想说咯,我想你呀。

他的一切,地位,名声,才能,金钱,人格。
到头来都败在一具轻飘飘,香喷喷的好皮囊下。
豺狼们叼着那皮囊撕扯争夺,说是爱他。

左边贴着喜报,右边贴着讣告,中间是一所小学校。
太阳东升西落,又一次末日落下帷幕。

当她发现她的悲伤与欢乐,喜好与憎恶都是那样千篇一律,庸俗不堪的时候,不讲道理的怒火便洒向世界。

1996――?我想和这个世界不打草稿的扯淡

对于世界来说我渺小到忽略不计
对我而言世界是以我为中心的
世界不服,和我大吵一架
离开我出走了

【今天世界不在喔】

  我的世界离我而去,不知道他现在还好不好。
  我怕他没了,消失了怎么办,爆炸了怎么办,万一他想不开自杀了,我就麻烦大了。
  我在恐慌中挪动着自己柯基一般的小短腿,踩着十厘米的硬跟高跟鞋,在一个大雨滂沱狂风大作的深夜,满世界寻找我遗失的世界。
  后来月亮对我说了声晚安,她都回去睡觉了,我还是没找到我的世界。

  我一脚甩飞高跟鞋,坐在地上哭了三天三夜。

  然后我看到我的世界。
 
  一个人,大概有...

最后所有的历史都被新来的遗忘,
掩埋白骨的土地化作花田,
车轮转过,终究是一个圆。

睡不着了扯点废话,太阳升起又是美好的一天

知错不改
然后想通了,我根本不觉得我有错
评判事物的标准是自己,地球为我而转
膨胀膨胀

炸了都没发现

一般来说没仇没怨看别人哪里不顺眼了
不会戳穿,含蓄是美德
积压积压

炸了

“你怎么不早说呢”
因为那个时候还不想失去
不是同一种人
心知肚明

追悔莫及
并没有
反而拉到这种距离开始喜欢了
是有病,弃疗

原地转圈,加载图片

1996――?我想和这个世界不打草稿的扯淡

关于性别什么的,这话题一直很火啊

  没人说的清公主为何是公主,伟大的皇帝陛下不能,博学的宰相大人也不能,全国各处的人民更不能,公主自己都不能。
  “唉……”每每想到这里,公主就会叹气,“唉……”她拍了拍不知哪一届皇后娘娘留下来的魔镜,“魔镜魔镜”她问“我博学,我武艺高强,我身材高大,我甚至喜欢女孩子!为什么我会是个公主呢?”
   “别拍了别拍了!”魔镜急急忙忙的喝住公主“我可是比你爷爷的爷爷还年长的老骨头!”
   “那就快点回答我的问题!”公主意犹未尽的放下手。
   “好吧好吧”魔镜清了清喉咙“故事要追溯到很久...